忆肖扬

时间:2019-07-10 来源:www.vibvendorclub.com

亚洲 另类 欧美 变态 忆肖扬

  最高人民法院原院长肖扬同志因病于2019年4月19日4时58分在北京逝世,享年81岁。因他对中国司法领域的突出贡献,近日,法律圈掀起了追思、悼念、缅怀肖扬的高潮。我们选取了《法制日报》原总编辑陈应革和《人民法院报》原总编辑王运声的追忆文章,以此缅怀和悼念。

  永远的记忆 深切的缅怀

  陈应革

  惊闻肖扬院长逝世的噩耗,不胜悲痛,作为多年在他领导下工作的人,此时,他的音容笑貌,依然浮现脑海,他当年对法制日报社工作的领导与关怀历历在目,将永远铭记在每个法制日报人的心中。

  1994年6月21日,在司法部、中宣部、中国法学会共同举办的“国家中高级干部法学讲师团”成立一周年座谈会上,许多专家建议为中共中央政治局领导举办法制讲座。司法部党组(肖扬时任司法部部长)立即向中央请示并获得批准,于是就有了1994年12月9日的中央法制讲座第一讲。

  记得他在任司法部部长时,曾多次嘱咐我说,《法制日报》是党和国家在政法和民主法治战线上的喉舌,是宣传党和国家民主法治建设大政方针的主阵地,非常重要,一定不要辜负你们担当的这个神圣使命,一定要坚决执行党的各项方针政策,始终坚持正确的舆论导向,坚持正确宣传宪法和法律,尤其要着重向各级领导干部宣传好报道好,以增强他们的民主法治观念和意识,这样,才能带动广大人民群众学法守法,养成依法办各项事业的自觉性,从而才能不断实现依法治国的宏伟目标。他指示司法部有关部门主动给报社提供普法宣传教育活动的典型材料和采访线索,组织编采人员加以报道。他还经常关心和及时解决报社工作中的困难和问题,专门召开部党组会议,听取报社工作汇报,解决报社提出的有关问题,对报社各项事业的发展起到了重要作用。他在百忙之中曾亲自到报社调研,不辞辛苦,深入到报社夜班视察和看望大家,报社老员工对此至今记忆犹新。

  肖院长到最高院任院长后,及时提出司法公正问题,并以此为目标要求进行司法改革,多次把我叫到办公室,向我交待要加强有关司法公正的报道。与此相关的是加强法官队伍建设,坚决反对司法腐败问题。一段时间内,遵照他的指示,我们组织报道了一批相关报道,引起政法界和全社会的强烈反响。肖院长还常说,你们记者是政法战线的耳目和喉舌,除了做好政法新闻宣传报道,还要把你们在基层采访中发现的新情况新问题,及时反映和报告我们。尤其对于法院系统发现的腐败和不正之风,他十分重视,发现一件严肃处理一件,哪怕是不大的事情,他也从不放过。一次,我们记者去采访一个基层法院,法院没有及时打开大门迎接,他知道了立即责成有关人员了解处理。山西曾出现过一个“三盲”基层院长,我们报道后,他举一反三,以此作为反面教材,在法院系统开展宣传教育活动,收到很好的效果。他特别重视舆论监督,运用正反面典型材料,推动司法公正和改革,他有一个著名说法叫“反面文章正面做”,指示我们既揭露反面典型,又把正面整改新面貌报道出来,以扩大宣传教育效果。

  无论他当司法部部长还是最高人民法院院长,给我们的印象是,他从不像一位高级领导干部,他平易近人、平等待人、以诚待人的优良作风,给报社员工留下极为深刻的印象。不管见到报社哪个人,他都热情打招呼,亲切交谈,有时还一起开玩笑,关系十分融洽,因此,他记得并能叫出不少报社工作人员的名字。他从不愿意宣传自己,要求我们多报道一线干警,多报道基层群众。对于我们在新闻报道中出现的差错,他总是严肃指出,但不严厉指责,总是苦口婆心地要求我们接受教训,认真整改,少犯或不犯类似错误。每当遇到此种情况,我总是心里忐忑不安地去见他,但听完他的批评后,心里的包袱放下了,只想着回去认真贯彻落实肖院长的指示,把宣传报道搞得更好。

  肖院长离我们而去了,我们永远地失去了这位政法战线杰出的领导者,我们法制日报社也永远地失去了这位令我们敬佩爱戴的勇于司法改革,致力于司法公正,建设一支忠诚于党的政法事业、刚正不阿的法官队伍和过硬的法治新闻队伍的领导者、良师诤友。我深深地缅怀他,永远地纪念他!我更相信,仍然战斗在法治新闻第一线的法治新闻工作者们,也一定会如此,会以更高昂的姿态和斗志,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把法治新闻宣传报道提高到新水平,为落实全面依法治国各项工作,作出更大贡献!我想,这是我们对肖扬院长最好的纪念和缅怀!

  司法改革的倡导者和实践者

  王运声 口述

  梁成栋 采访整理

  肖扬同志很重视司法改革,他是司法改革一个重要的倡导者和实践者,更是法治战线上的良师益友。他在司法部的时候,做了一个重大的改革,就是把律师队伍推向市场。同时,他还设立了法律援助中心,为打不起官司的老百姓提供了司法援助。

  从1998年到了最高人民法院之后,肖扬同志继续推进司法改革,并且在积极倡导的同时还亲力亲为,有很多改革的文件和改革的思路他都是亲自参与。在法院的机构设置上,肖扬同志提出要实行立审分离,立案在前,审判在后。这样两步走以后,很多细节都公开了,立案工作和审判工作逐渐趋于专业化、程序化,更有利于审判工作的发展。

  2001年元旦到来之前,我们报社邀请肖扬同志写一篇迎接新世纪的献词,没有说写什么内容。12月31日我们收到了稿子,题目就是《公正与效率:新世纪人民法院的主题》。这篇文章提出了一个观点:公正与效率是人民法院办案的生命线,没有效率的公正是不圆满的。我们当时都受到了很大的震动,这个观点也对开创法院工作新局面产生了重要的影响,直到后来的很多年,这都是人民法院工作一个主要努力方向。

  肖扬同志特别强调法官职业化。他在一次全国教育工作会议上,专门提出要实行法官职业化。在开会之前,肖扬同志找到我,告诉我在会上要突出强调法官职业化的问题,要我们准备一些相应的文章来配合。当时我们写了3篇关于司法职业化的长篇文章,在会议之后连续发表。在肖扬同志的坚定支持下,法官职业化得到稳步推动。发展到后来,如书记员单独序列、法官单独序列以及法官员额制等制度,都是从法官职业化延伸出来的。

  在任最高人民法院院长的时候,肖扬同志还多次强调,法院的工作人员就是要干司法的工作,把司法工作干好了、把审判工作干好了,就是完成了党交给的司法工作任务,要法院的工作人员把党交给的司法工作当做主线来搞,认真地搞、扎实地搞。退休以后的肖扬同志依然非常关心我们的司法工作,对国家的法治建设非常上心。他多次到各大高校讲座、应邀撰写文章、到基层调研,不断深入了解司法工作的动态。同时,集中精力和秘书等相关工作人员,把他在岗时候的一些想法、观念、报告、讲话进行了系统地整理,把他对司法工作的一些论点、论据、主张、思想、学术成果很好地汇集起来并相继出版,给我们留下了宝贵的精神财富,对我们今后进一步做好司法工作起到了很好的示范作用。

  肖扬同志是一位很有人情味的领导。他在当司法部部长的时候,我在《检察日报》担任新闻部主任,我当时采访他,他就委托我在稿子上写上:“非常感谢全国广大检察干警对我工作的支持,我也在这里衷心地问候大家,祝大家今后能够在司法战线共同做好党的司法工作,希望得到检察机关与人民法院工作的支持。”2008年,他在最高法院退休之前,挤出时间对所有厅局一个一个走访,去看望大家,征求大家意见,还把所有的厅局长集中起来开座谈会,希望大家今后把法治工作做好。

  肖扬同志既是一位具有创新精神的法律工作者,又是一位热衷司法改革的法律人,同时他还饱含着司法情怀,是一个非常优秀的、有真才实学的我们国家培养的第一批法律科班出身的大学生,是一个很敬业、非常值得尊敬的法律人。作为国家培养的第一批的法律工作者,在政法领域作出了应有的贡献。

线,走了一个圈”,对于司法工作,他能干的全干完了。所以,他对司法工作很有发言权,而且也对党和国家司法工作提了很多很好的意见和建议。我们也相信,他的这些建议和意见也会在更广阔的范围内发挥更好的作用。我们要纪念他、学习他,把他的精神贯彻下去,努力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

,查看更多

达到当天最大量